这是一首 Kanzaki Iori 作曲作词,花谱(Kaf,花譜)演唱的曲子。 Kanzaki Iori (原名是全用片假名的),就是那个,那个 vocaloid P主,那首《被生命所厌恶。》(命に嫌われている。)

《被生命所厌恶。》针对的是一种轻视生命的行为,一种表面上重视、实际上却拿生命在开玩笑的行为。轻视生命的我们“被生命本身所厌恶”。唱着无论如何也要活下去,忍耐着、挣扎着、笑着、背负着活下去。这样的歌。因为歌词十分直白,所以比较好懂。

写这篇的理由是因为感觉我听的日语歌里,各种修饰性的语言频发,有点像村上春树的小说,有点让人抓不住头脑。所以如果,。这次想要介绍的《心脏和人偶》,虽然不是像《被生命所厌恶。》那么直白,但也是挺好懂的一首歌,当作起手式可能正好。我不是职业的音乐人,也做不出高深的分析,也不敢自称说的都是对的,再怎么说,这也只是我个人的理解。但如果这篇文章能让读者对这首歌本身、Kanzaki、抑或是花谱感到一点点兴趣,那就是我的荣幸。

Continue reading

虽然这个博客里的文章基本上都是凭兴趣写的,但是我也非常高兴有人来看。在这里我想讲解一下,我写了什么东西,抑或是为什么写的,如果这样能够增加各位读者的理解,或是对这些文章提起哪怕一丁点的兴趣,那也是我的荣幸。

梦日记并没有解说,这点就像《梦日记》一样。

Continue reading

4月1日吉日

in writing

20XX年4月1日吉日,魏莱从睡梦中惊起——他成为了一个有秘密的男人。

他伸手摸了摸被子——干的。他松了口气,为没有又增加了另外一个秘密而感到庆幸。但他随即意识到,现在不是放心的时候。

他从未来穿越到现在,而在未来,人类将迎来末日。

20XZ年,不明生物入侵地球。这种生物所过,寸草不生,而对人类来说,就算短暂的接触,也足以致命。几年以后,生物扩散至大半的地球。由于音讯不通,魏莱不知道其他地方的情况,但他所在的避难所只剩寥寥十数人。

但即使如此,人类也没放弃最后的希望——他们开发了能够将信息传送到过去的自己的装置,魏莱就是其实验者之一。

Continue reading

走在雪后天晴的路上,子轩盯着地上被踩实的雪,想着下一步要不要踏在上面。

子轩穿的是运动鞋。鞋不是很厚,所以他总想着跺两脚,好像这样能让他暖和多少似的。除了跺两脚,他还想喝一杯热可可。其实喝热咖啡也没问题,但咖啡冲出来都是热的,所以子轩会说“我想喝热咖啡”而不是“我想喝热咖啡”。少了一个热字,就好象不是为了保暖而喝的了。语感很重要。

而且热可可甜。好喝。星冰乐也甜,也好喝,但是星冰乐是冰的。子轩想到这里,又跺了两下脚。

不过虽然子轩想着喝热咖啡,错了,热可可,热可可,想喝热可可(其实都可以喝,但主要是想喝热可可)。但他向前的脚步里却还是没有半点迟疑。倒不是因为前方有一家地标性的 58 年建的老牌咖啡店,在里面可以喝到可绕地球一圈的热可可;也不是因为前面有一家超市,超市里有卖可可粉,可以买一袋带回家去烧开水冲一杯。单纯是因为他没那么想喝。因为子轩不清楚附近的店铺,他需要掏出手机,在寒风中哆嗦着手搜索咖啡厅,然后还要在寒风中握着手机导航。总而言之就是很要命。如果碰巧路过一家就进去买一杯吧,子轩心想。

边想着,子轩路过了一个垃圾桶,不经意中瞟了一眼,他发现里面有一个咖啡杯。他一眼就看出来,这个杯子来自他不怎么去的斯达巴克斯。子轩想着这样读很搞笑,于是又来了一遍。斯——达——巴——克——斯——。他不小心笑了出来,嘴里冒出了一小团白雾。

子轩看了看周围,确认身边没有人。

子轩其实也想过和他人一起喝热可可的事。不过单纯是想想。

他想过,在某一个夏天的午后,已经停业的咖啡厅,和她喝着小卖部买来的柠檬汽水。

“好无聊啊。”

“嗯。”

然后只剩下无休止的蝉鸣。

子轩又四下张望。映在眼里的尽是雪。他拉紧了背包的肩带,又跺了两下脚,好像在确认脚下踩的是否还是冰。

他抬头一望,茫茫的天空已经透出了夜色。

“下次再喝吧。”他对自己说,现在他想的只是吃一顿好的晚饭。

Comment and share

写在前面

《伊里野的天空、UFO的夏天》可以说是我比较喜欢的一部轻小说了,所以我个人希望阅读原作之后再回来看这篇博客。当然,没有看过原作对这篇博客内容的理解也不会有什么影响,所以我并不是在要挟。

日文原版在カクヨム上有连载,如果有日语基础的朋友推荐一试。

Continue reading
Author's picture

NoirGif

A progamer.


Student(probably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