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在雪后天晴的路上,子轩盯着地上被踩实的雪,想着下一步要不要踏在上面。

子轩穿的是运动鞋。鞋不是很厚,所以他总想着跺两脚,好像这样能让他暖和多少似的。除了跺两脚,他还想喝一杯热可可。其实喝热咖啡也没问题,但咖啡冲出来都是热的,所以子轩会说“我想喝热咖啡”而不是“我想喝热咖啡”。少了一个热字,就好象不是为了保暖而喝的了。语感很重要。

而且热可可甜。好喝。星冰乐也甜,也好喝,但是星冰乐是冰的。子轩想到这里,又跺了两下脚。

不过虽然子轩想着喝热咖啡,错了,热可可,热可可,想喝热可可(其实都可以喝,但主要是想喝热可可)。但他向前的脚步里却还是没有半点迟疑。倒不是因为前方有一家地标性的 58 年建的老牌咖啡店,在里面可以喝到可绕地球一圈的热可可;也不是因为前面有一家超市,超市里有卖可可粉,可以买一袋带回家去烧开水冲一杯。单纯是因为他没那么想喝。因为子轩不清楚附近的店铺,他需要掏出手机,在寒风中哆嗦着手搜索咖啡厅,然后还要在寒风中握着手机导航。总而言之就是很要命。如果碰巧路过一家就进去买一杯吧,子轩心想。

边想着,子轩路过了一个垃圾桶,不经意中瞟了一眼,他发现里面有一个咖啡杯。他一眼就看出来,这个杯子来自他不怎么去的斯达巴克斯。子轩想着这样读很搞笑,于是又来了一遍。斯——达——巴——克——斯——。他不小心笑了出来,嘴里冒出了一小团白雾。

子轩看了看周围,确认身边没有人。

子轩其实也想过和他人一起喝热可可的事。不过单纯是想想。

他想过,在某一个夏天的午后,已经停业的咖啡厅,和她喝着小卖部买来的柠檬汽水。

“好无聊啊。”

“嗯。”

然后只剩下无休止的蝉鸣。

子轩又四下张望。映在眼里的尽是雪。他拉紧了背包的肩带,又跺了两下脚,好像在确认脚下踩的是否还是冰。

他抬头一望,茫茫的天空已经透出了夜色。

“下次再喝吧。”他对自己说,现在他想的只是吃一顿好的晚饭。

Comment and share

60分刚好,一分不多,一分不少。 虽然有一种想把这句话当作座右铭的冲动,但是我明白对我来说,这充其量只是高考考了450的自嘲罢了。

网上翻了翻过去学校的分数线,在450附近的,感觉南阳理工学院还不错。学校录不少人,而且名字也好听。以后可以跟同学吹,自己是南阳理工的,反正他们十有八九也没听说过这个学校。

我躺在沙发上,幻想着多年以后高中同学会上的情形。六月下旬的太阳还是一如既往的毒辣,蝉还在外面聒噪,不过这都和在空调房里吃西瓜的我无关。

我今后的人生会不会就是进个60分的大学,找份60分的工作,过着60分的生活。其实也不赖,我想,只要不出意外的话。

正当我起身,去够茶几上的空调遥控器的时候,手机响了。

Continue reading

恋爱喜剧害死人

in writing

小千的一天从开始就很忙碌。

只听见她咚咚踏踏跑上楼,跑到一个卧室门前。

深深地呼气,深深地吸气。

用最大的嗓门喊:“起床了!!!哥哥!!!”

“今天的早餐是小千特制的培根煎饼和鸡蛋,记得吃哦。”她把装着早餐的盘子摆到餐桌上的空位前。

吃完早饭,整理好后,她对着门廊说:“我先走了。”

这就是小千的早晨。


小织是市立高中的二年级生,现在上完一上午课的她,正准备去吃午饭。

她收拾好桌面,抬起头,闯入视野的是她的两个好朋友,各自手里拿着午餐盒。一起吃吗,其中一个问道。

“哈哈……”她露出尴尬的微笑,但没说什么。

两个人互换了一下眼神。第一个人点了点头。

“你们去吃吧。”小织起身说道。

“回见。”点头的人说。

“保重。”另一个人说。

小织抱着午餐盒,慢慢悠悠地朝着社办走去。


课上,每个同学轮流朗读昨天留的作业:我的梦想。

轮到小夏的青梅竹马了,小夏看着他站起来,站得挺直,开始念道:

“我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消防员。这样在人们遇到危险的时候,我就能解救他们。

“在他们需要帮助的时候,我就能帮助他们。”

“我在电视上经常看到消防员们,他们舍己为人的精神深深感动了我,所以我也想像他们一样,成为一个消防员。”

……

当轮到小夏的时候,她醒了。小夏坐起来,环顾四周,她发现自己在学校旁公园的长椅上睡着了。

我当时的梦想是什么,是新娘吗?她问自己。

小夏笑了。夕阳在她背后,她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。


小千回到家,发现餐桌上摆着一盘煎饼和鸡蛋。于是她倒掉了。

Comment and share

梦日记 02

in writing

写在前面

跟第一篇一样,也是把做的梦做了点加工,放在这里。有的地方过于臭屁,以至于无可救药的地步,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。

这是 23 号晚上做的梦。离第一篇差不多正好 10 个月。

Continue reading

Dream Diary - 2.5

in writing

我站在一个小巷前。面前有两盏灯。

一盏,挂在左手边的墙上,灯是蓝色的。灯下面是一张破旧的办公桌,不知道是谁不用了丢在那里的。

另外一盏,稍微靠后,挂在右手边的墙上,鲜红色的。灯照亮了下面的一扇门。但奇妙的是,不像蓝色的灯那样,有灰尘在其中飞舞,红色的灯光中没有灰尘。光柱反倒像是什么实体一样,散发出象牙般的光泽。

我上前去试探红色的灯。我的手触摸到了坚硬的物体——好像这不是灯光,而是一块巨大的红宝石。

有点麻烦了,我想。我手上拿着这扇门的钥匙,可灯光却阻挡着我进去。

我回到外面,试图找到一点线索。当我眼睛瞟过那张破旧办公桌的桌角的时候,一抹白色引起了注意。

我凑上前去端详。是一副 3D 眼镜。不像现在常用的那种墨镜一样的 3D 眼镜。这是一块纸板,夹上红色和蓝色的透明塑料片做成的那种简陋的 3D 眼镜。

现在怎么还有这种东西,我心想。

我捡了起来,翻来覆去地查看。没有什么异常。但没有异常就是最大的异常,这东西不属于这里。

我看向两块塑料片,红色和蓝色

搞不好是这样,我想。我带上了这副眼镜,除了世界变得单色以外,好像没有什么变化。不对。

起先发出光泽的红色灯光,现在失去了那份光泽。好像光泽转移了似的,蓝色的灯光开始带起光泽。

这个世界因为你所见而不同,我想起不知道谁说的一句话。

总之现在是可以通行了,我掏出钥匙,开锁进了屋子。


进了屋子,一股腥臭味扑鼻而来。

拿了东西就走,不在这里呆着了,我告诉自己。

可这股腥臭味实在是令人难以忍受,于是我寻找窗户,给屋子换气。

我到了厨房,厨房的窗户紧锁,上面落满了灰尘,从里面看不见外面。这房子是几十年没住人了,我一边感慨,一边打开锁,推开窗户。

出现在眼里的是尸体。人的尸体。像垃圾一样堆在外面。垃圾桶里更是趴满了软体动物一样的死人,血顺着垃圾桶流下,汇聚到下水道。我感到一阵寒战,空气里腥臭味仿佛更浓了。

我立马把窗户重新关上,试图将刚才的景象赶出脑海。

我要找的东西是一个小盒子,首饰盒那样的。我很快就找到它了——它被放在靠里的卧室的床头柜上。我转头,想赶快离开这个鬼地方。

“我等你很久了。”背后突然有女声叫住了我。回头。女性坐在窗台上,黑暗中看不清她的脸。

外面打起了闪电,她的影子直伸到我脚下。

Comment and share

Author's picture

NoirGif

A progamer.


Student(probably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