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日记 02

in writing

写在前面

跟第一篇一样,也是把做的梦做了点加工,放在这里。有的地方过于臭屁,以至于无可救药的地步,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。

这是 23 号晚上做的梦。离第一篇差不多正好 10 个月。

Continue reading

梦日记 01

in writing

#1

阳光透过五楼的窗户毫无遮拦地洒进教室。怠惰的蝉鸣,时不时夹杂在下课的吵闹声中。

教室里,有的同学摇晃着椅子和他人交谈;有一些在一张桌子旁围成一圈,看不到在做什么。有的人靠在窗边,朝着运动场的方向眺望,似乎在寻找什么。

看着黑板上的粉笔字,他感到一阵目眩。

这时,一个同学注意到了他,向他打了声招呼。他呆住了,没有反应。他不认识这位同学。

而且他满脑子里只有一件事。

20年之后,他又回到他以前就读的这座高中了。

#2

她放学后会去练弓。

但他不会射箭,辅助新手练习的射箭俱乐部的同学也不在。不过他不关心。他只对她感兴趣,所以他就跪坐在一旁看着。

他知道这所学校其实没有射箭俱乐部,也知道这个国家的人不会像他这样坐。他没想那么多。

当夕阳将要消失在远处教学楼的阴影中的时候,她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。

她没有向他搭话。她几乎不向任何人搭话。

他犹豫着是否要追上那提着包消失在门后的背影。

但他没有站起来。他的腿有点麻了。

#3.A

他的奶奶对他说过,爱一个人,就应该保护她的尊严。

他的奶奶也可能没对他说过这句话。她住在几百公里外的乡下,葡萄藤长得繁盛的地方。他几个月才会和她见一次面。

他暗自下定决心,如果这句话不是他奶奶说的,那他就自封为名言家。

名言家就是说名言的专家。比如说奥斯卡・王尔德,就是过去一位有名的名言家。

人总是在自己方便的时候想出一些名言,来作为自己的行动的理由。

想着这样的名言,他忍着发麻的腿,向着两位弓箭部的成员,一瘸一拐地走去。

向着背地里嘲笑她的两人走去。

#4

起因往往会是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。

望着街道另一头渐渐下沉的太阳,他走在放学后的路上。

沿街没有买小吃的小摊,到深夜才能看到这些推着小车的摊贩的身影。

他忍着饥饿,想着晚饭吃什么。

“嘿。”

他定住了。他认得几米之外,向他招手的这个人。

这个人和他穿着同样的校服,但在太阳光的对比下,显得有些暗。

20年前,记不清为什么了,他和这个同班同学的关系不太好。说是不太好,但连讨厌也算不上,就只是单纯的平行线,没有一点交集。

高中毕业之后,两人也分道扬镳了。

你,也回来了吗?

他嘴唇动了动,又随着口水一起,将这句话咽了回去。因为看着他的这个人的笑脸上,带着一抹感伤。

#3.B

他紧紧抱住了面前的她。

“我喜欢你!”他喊道。

他没有说下一句话。

在他怀里的她没有回过头来,也没有说话。

在他的眼前,一切都慢慢融解在金色的光芒中。

写在最后

我总有一些后悔的事。

不过有一些人,他们无忧无虑、达观岸然,他们对过去,对自己无怨无悔。

所以这里还是把人给划掉,改说我总有一些后悔的事好了。

回头看自己这些年,总感觉有一些后悔,有一些不甘:有的事情,自己本可以做得更好;如果那时候能那样,那说不定现在也不会这样了。

但即使这样感慨,也不会有任何改变。

无论是多么美好的梦,都有醒来的时候。

而新一天的太阳,照常会升起。

写在最后的后面

说好写 Apeiria 的感想的,结果鸽了5个月。这次可能要鸽到红瞳的后面了。

Comment and share

  • page 1 of 1
Author's picture

NoirGif

A progamer.


Student(probably)